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ainReader's History

Memory:Those Which Remain I(网易)

 
 
 

日志

 
 
关于我

大家好,欢迎光临这里! 我是一位很喜欢读书、思考和打电动的普通人(说宅也可以)。一些朋友和网路上都戏称我是「史上最会打电动的历史学家」。这当然可能是随便说的,但电玩和读书的确谱织了我生命的绝大部分。 我只是希望能传达给大家:「历史很有趣,并不枯燥」,所以才有了這个博客。我的博客拥有超过100个国家,八千个城市以上,约数百万人的叁观。但是很可惜的,中国的朋友没办法看到,所以我才有了在中国内地开博客的念头。 我衷心希望彼此无限制交流的那一天赶快到来! 欢迎您一起来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秋葵事件:從國中生的投書看電玩形象的建構雙圈化與想像限制  

2010-10-30 01:17:49|  分类: ACG动漫与电玩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葵事件:從國中生的投書看電玩形象的建構雙圈化與想像限制 - RainReader - RainReaders Blog

注意:這篇文章可能並不好看,所以寫在前面先提醒一下。

 

10月2日,有一位13歲的日本國中女生(叫做小椋美月)投書媒體,她對於最近嚴島神社出現很多人把「秋葵」(オクラ) 當作奉衲品感到不妥當,認為這是缺乏禮貌,且無法區分現實與虛擬的不當行為。

秋葵事件:從國中生的投書看電玩形象的建構雙圈化與想像限制 - RainReader - RainReaders Blog


Part I

 

說實話這是一個很小的無聊事件,但我想從這不起眼的小事情談幾件事。首先這件事要提到「戰國BASARA」這個遊戲。

這遊戲的最大賣點就是惡搞日本歷史戰國武將,將歷史上的人物形象完全顛覆,比如說3代那個直江兼續帥氣的衝出來後拔刀,然後發現根本沒有刃,完全是在諷刺去年的大河劇;本多忠勝根本就是薩克、小早川秀秋則變成了獨角仙、利家與松變成一對蠢夫婦、竹中變成高談闊論的環保人士.......

而代表中國地區的武將毛利元就,因為一身綠,加上那個頭盔根本就是秋葵,電玩公司在商業包裝時,也刻意強調了這點,所以在玩家口中,就確定了「秋葵」=「毛利元就」這樣的形象。

這是一種流行文化散播的影響力,八卦娛樂版一定最多人看,此乃社會的常態,並不足為奇。所以今天20歲左右人的三國,其實就是光榮所建構的三國,這不禁令人想到薩伊德的名作《東方主義》,美國人所想像、建構出來那種敵視西方的中東世界,甚至取代了真實存在於地理上的中東。


秋葵事件:從國中生的投書看電玩形象的建構雙圈化與想像限制 - RainReader - RainReaders Blog


其次,我想討論到黑話的代稱。通常暱稱與代稱越多越明顯,就是這作品越有人氣,越受歡迎的證明,甚至還可以跨作品指稱,所以在TOV的討論中說朱雀,當然就是指芙雷啦~代稱越多,其實越窄,也可以說「宅」;換言之,「既窄便宅,既宅故窄」(還有押韻真不錯~XD)

因為外人越難理解討論的內容,就會進而便會窄化自身的圈子和參與人物。相信大家都有這經驗,討論越核心,越沒有人知道你們在說啥,每個領域都一樣,曲高和寡嘛!



Part II

好,回到這新聞。這小新聞讓我聯想到兩個問題,一個是「知識的異質連結擴散」,另外一個則是「想像的限制」

在巖島神社奉祀秋葵這件事,一般人可能完全沒有感覺,搞不好還以為是什麼農家特地拿來這邊祭拜、甚至還會聯想到什麼素食樂活的美好議題~


在影評或是在文本批評時,如果是這個層次的聯想,那就完全是無中生有,空穴來風的等級。但是,在後現代文本學中,這樣的「誤讀」(Misreading)依舊是有價值的,但這邊與本文無關故不討論。

故這位投書的13歲國中女生,一定知道戰國BASARA,也知道秋葵=毛利元就這個「暗連結」,但她不高興他心中的歷史人物、著名武將被這樣污名化,甚至認為這樣惡搞的人都是缺乏水準、無法區分現實與虛擬的阿宅。故她在批評中,很可能就會批評這些惡搞(前述那些使用代稱的小圈圈之人)的人都是宅;換言之,

「她在一個同樣認知ACG/戰國BASARA屬性的大圈子中,批評這個圈子中的核心小圈子。」

當她投書到報紙之後,該報紙的主編可能才知道「秋葵」=「惡搞毛利元就」這件事、巖島神社裡面的工作人員才可能理解拿秋葵來奉祀的人原來是這樣的惡搞戲謔心態,甚至才會發佈告示:「請大家不要再拿秋葵來奉祀了」

秋葵事件:從國中生的投書看電玩形象的建構雙圈化與想像限制 - RainReader - RainReaders Blog

我對這樣的知識擴散連結非常有趣。因為這和一般外界批評ACG(比如說吳宗憲的凉宮事件或是銃夢事件)所形成的「污名化」是完全相反方向,這一知識傳播,其實是同質圈(在這邊指的是ACG)內部向外部知識圈發難批評自身內部,而外部圈進而分享、相互連結了這個知識圈。

 

Part III

這又很容易令人想到神社萌繪馬。但我認為有點不同,因為秋葵更加隱喻化,一般人不容易聯想到「這是惡搞毛利元就」的暗代稱。故這馬上令我聯想到我曾經提過的「想像的限制」論述。

好,我們假設在一位在巖島神社工作30年以上的神職人員,現在已經60歲左右,且完全不上網、不接觸電玩、新聞(注意:重要的假設是她生活週邊環境中,完全沒有戰國BASARA的相關圖像與海報)、且假設完全沒有遊客竊竊私語、工作人員告知的前提下,

當她在奉祀品中看到秋葵時,她要花多久才可能聯想到這秋葵代表毛利元就,而且是一種惡搞?我的論旨在於「如果人類在完全隔離所有外在資訊下,完全憑藉自身的聯想力時,可以到達什麼樣的境界?」

終其一生,她可能聯想的到嗎? 我認為,在上述的假設情境中「有可能」

因為我上述的情境設定在「她在這邊工作達30年以上」,他可能每天、長時間都會看到這秋葵,我認為「最終」她有可能理解,到達知識圈上的異質連結,

但是如果是完全「只來一次」或「完全對日本不熟」的遊客呢?


比如說,住在北歐冰島或是南非的觀光客,這輩子只來巖島神社一次,他們對日本文化陌生,更沒聽過啥戰國Basara,然後跟著導遊走,看到這個奇怪的綠色植物,幾天後回國。他們最可能的認知就是「阿..這東西我在去日本那個什麼神社有看到.....大概是日本文化用的祭祀品吧」


他們能夠靠自己的聯想力,理解推論到我在這篇文章中討論的「惡搞文化」、知識雙圈傳播、秋葵印象連結毛利元就的戰國BASARA嗎?我認為這幾乎不可能,回到我在想像的限制中提的最主要論點,因為「人類的一切感官能力都是有極限的」。

在我原本「想像的限制」那篇文章中,我用的對比例子是「孔子」和「網路」。換言之,我用數千年的「時間縱深」來作為我討論的推論核心,因為千年的歲月痕跡可有效瓦解許多可能性的質疑。

但現在我感覺或許不需要這「千年的時間縱深」,就算是今天,這個完全高度化的網路資訊時代,就算在這個號稱世界是平的無國界全球化空間下,

我所謂的「想像的限制」依舊有可能存在。

 

我只敢說「依舊有可能」,畢竟我也是有限制的人類。

------

關於這篇文章的結論有一點後記:http://rain-reader.blogspot.com/2010/10/blog-post_10.html

INDEX

想像的限制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3920813

文明之網:無國界的人類進化史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25481013

從月經談性別符碼的差異性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7253867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